你在这里

你不知道的事

【作者:符苗】

        我的快乐,你不曾参与;我的孤独,你不曾问起。所有的事,都是你不知道的事。这是一段幸福与寂寞同行的旅程,对于我的选择,从来就没有后悔。丈夫志四方,安可辞固穷?

——题记

一、启程

        人们总是期盼着一场远行,拉着箱子,装着生活用品、书本以及一颗憧憬又忐忑的心在起跑线上回望一眼故乡,然后在深蓝色的天空和深蓝色大海的布景里,一头扎向那未知的地方。

        迢迢千里余,领我赴三军。这对于我来说,不止是一场远行,更像是一个“壮举”,离开一个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的地方,去到一个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遇到一群新的人,然后用一个漂亮的手势指引他们看看我身后这个国家;用友善的声线让他们听听我们流传五千年的声音;教会他们汉字和文字,说一些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故事……这种种对我而言,就像小说故事里的“壮举”,张骞在西域行走,花木兰替父从军。当然我不像他们那样伟大,但自认为已经浅尝到那种使命感和心境。

回忆起刚从国内来菲律宾的日子,走出机场夜色已深,最大的感受是明显觉得气温高了 、高多了,天空飘起小雨,纷纷攘攘的人群穿着粗衣麻布人字拖扯着大嗓子等待着汽车接送,这个首都机场瞬间在我的心中掉价了。不得不说,这是我实实在在的第一印象——关于马尼拉。

       后来的路程,用简短的一句话说“一条路越走越黑”。似乎大家的心里除了对这个热带国度的好奇之外,更是被漆黑的夜色披上了薄薄的恐惧之感。从友人的欢声笑语中告别祖国,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从都市的繁华广厦中离别,来到这破落的小镇。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只是觉得车子越前进,我的路越来越黑了。可谓: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过度的疲惫让我没有丝毫的心情去体会书上说的那种“百般滋味,体验生活”,可是事后再一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这就是从陌生到熟悉吧,关于这段志愿者之路。每个人的人生总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五柳先生能够对桃园生活怡然自得,心态才是改变夜色的最大因素,既然不能改变环境,那么只能适应。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又岂是这个时代的智慧?看来为今之计只能效仿这位崇拜已久的先人,改变心态才能在黑夜中遵循规律寻得黎明。

二、享乐

        走进汉语课堂,从旁听者到授课者,在菲律宾,只能说:你想不红都难。 

        我的第一堂课——介绍中国文化,我使了点小聪明,把自己从国内淘来的明信片作为礼物,如果学生回答对了就送,于是换来了本土教师一句“They enjoy your class.”.课下学生们蜂拥而至围着我拍照、签名,这时候我想起了Angela (王诗龄)的一句话“我不是大明星,我是小公主”,再次感叹我的幸运,虽然来到条件不是很好的公立学校,但是受到校长、老师、学生的尊敬与爱戴,实感万分荣幸。

图一:活跃的课堂氛围

        为了让课堂更加生动有趣,也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中国的文化,同时也能够给这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增添更多的乐趣,我认为中国歌曲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契机。于是课前我拜托国内朋友把《北京欢迎你》的拼音版下好传过来,在每秒只有几KB的校园,那可是花费我了一整晚的青春。在这堂课上,我给他们播放了MV,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们除了Jack Chen,对中国其他本土明星一无所知的懵懂面庞;我也忘不了,他们看到MV中豪宅广厦的时候,异口同声“wa wa wa”;我也忘不了,在此前他们认为很难的一首歌,在MV结束时,整间教室掌声齐鸣的画面。于是我拜托我的本土老师,每节课前把这首歌播放给学生听。我想把更多的关于中国的元素带出来,让世界了解中国,当然这方面是我一直怀抱着“兼济天下”最具豪情的壮志;于私,不得不说,我想家了。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国度,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人可以倾诉,确实是孤单寂寞的。我希望有一天我走在校园里,他们除了跟我说“你好,老师”外,还能随口给我哼上一两句《北京欢迎你》,因为我太想家了,太想念祖国了。我多么希望我能听到他们说普通话,而不是每天跟我说“mandarin”这个单词。于是我告诉他们,明年中国的春节——2.19.2015,如果谁还能记得并且在那一天第一个过来跟我说“老师,新年快乐”,OK I will give you a gift! I promise!于是满堂欢喜,瞟了一眼,有些学生甚至还在本子上写下音“Lao shi  ,xin nian kuai le.”,心里真的就是“呵呵”胜过千言万语。因为此刻,一句简短的汉语祝福在我的心中胜过一切。

图二:课后学生们要“picture”“picture”,十分热情

三、感动

        进入教学点的这段日子,一个人在诺大的校园里,在文化差异等众多因素下必然会有所不适应。然而这儿的校长、教师都给我无微不至的关心,虽然我不是汉子,但是仍然具有一颗坚强的内心,每每遇到这么温暖人心的时刻,还是禁不住动之以容。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岁月无言,当我们蓦然回首,翻阅着自己的心灵,总有一段段记忆在生命中留下深深的痕迹,无法忘却,每当我们拾起它时,心里总涌动着一丝久违的冲动,这便是感动。其实,在生命的长河中,每时每刻都有感动存在。

        在一堂文化课上,我给学生介绍了中国的美食,“北京烤鸭”是必不可少的名菜。从烹制到食用,我运用了大量的图片给学生们展示了北京烤鸭对片法、佐料、佐食等极尽严格的要求。这一幕,被我的本土老师看到了,于是课下她问我:“lao shi, you like the duck? ok I will call my zhang fu to bring the duck for you ,the duck like the picture you showed me before.”听完之后,第一感觉必然是开心,在这竟然能吃到北京烤鸭,看来这个国家的美食值得我用心去慢慢挖掘。后来的几天,那位老师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我想着也许是菲律宾式的“邀请”,其结果如同“菲律宾时间”一样,Sometime means late ,but sometime means nothing。

       到了周末,又是一个人的独处时光。屋子里静的可以听到水滴的回声,这份难得的清净却被手机的简讯所打扰。“lao shi ,I will bring your food for your dinner, waiting for me ten minutes. ok? ”短信寥寥数句,握在手中,却是如此沉重。十分钟后,淌着夜色她带着丈夫、儿子来到我的住宿,满脸笑意的她一进门就对我“your food ,your favorite duck”。我看着碗中的食物半天说不上一句话,一家人在夜里给我送晚饭已是我不可多得的荣耀,更何况她仍然记得那天课上的“北京烤鸭”,尽管碗中的食物异于那道享有世界声誉的名菜,但是它对于我而言却是承载着不尽的关爱。这种感动是深刻且温暖,我在脑海中翻遍了所有的词句想要形容此刻的心情,“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似乎太过浮夸,“无语凝噎”却又不能道出心中的那份喜悦。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的丈夫在另一个城市工作,为了节省路费,他一周才能回来一次,那份迟来的晚餐绝非我所认为的菲律宾式“邀请”,每每想起这件事,除了愧疚,我再也道不出个“之乎所以然”。也许此刻文字的力量彰显不出我内心所有的情感,但是那个故事、那份感动却永远的记录在我的生命中。

四、铭记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来菲数十日,近日嘴上总是不自觉的念着这首诗,却也道不出何以然。如若非要找寻些理由,这恐怕得归结于这个大雨蓬勃、细雨如丝、缠缠绵绵的菲国雨季。我本是不喜欢雨的人,可是天公不作美又岂是人类能够以己之力去阻止的呢?每天,看着晴空万里,突降暴雨,暴雨化小雨,小雨绵柔一整夜,我一个人住在办公室,在无人问津的时刻,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记忆的深处。祖国啊,这个词语无数次的在心中萦绕,听着《我的中国心》总是情不自禁一次次的落泪,此刻的哭泣不是软弱,而是因为在每个中国人的心里总有一份对华夏大地的眷恋,这份情愫在岁月的尘轮中,转化为心中的坚忍。直到有一天,离开了祖国,这种情感就像遇到了放大镜,不断的在每个华人的心里放大、再放大。这种经历绝非发生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这是一代又一代志愿者身上流淌过的情感,这又是每一个身处异乡飘荡半生的华人内心挥之不去的爱国情怀。

        有人说,爱国是怎么体现,当你身处国外,你开始想念它,开始发现它的各种好处,哪怕你以前怎么说它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但现在你无法忍受别人说它一句不好的时候,你才懂什么是国家和民族。

        在出国前,我只是个懵懂的学生,祖国是书本和新闻里的叙述,在网上任人说来道去。但离开祖来到这里的这些日子,才明白很多事。

        我们的国家,久远的历史,经历了无数起伏跌宕。曾经屹立于世界之峰,曾经饱受欺凌……而今天,一个大国终于一百多年前的挫折中走出来,实现着它的伟大复兴。但世界上还有人看不起它,还有人忌惮它,有人觑视它的财富,还有更多的人不了解它。

        我渴望让这个世界上的人知道,中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它有无数的文化瑰宝,有大好的山川风景,有丰富的科技成果。我们将要堀起于世界之林,但我们爱好和平,我们会以强大富有而友善温和的姿态站起来。

        我希望我的学生,以及我接触到的每个人都能了解中国,走进中国。我希望每个中国人走出国门的时候能受到打心眼里的尊重和友好对待。这是我来此而油然而生的大愿望。

        能做的,是以我微薄之力为这个愿望尽自己的最大一份力,愿同行者及后来者共勉,愿祖国繁荣倡顺。这不是小学时的标语,但你站在国门外,远远望一眼你的祖国,我相信,这个愿望会油然而生。

        粗略文字,写下此文,无非功名,只为铭记。